拿破仑所钟爱的最后一个女人是大时期被法国人民送上断头台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的侄孙女玛丽·路易丝。她的叔父是法王路易十六。在结婚那天,拿破仑亲自来到孔皮埃涅大道迎接她。当时,天下起瓢泼大雨,皇帝令车队停下,他不拘礼仪地钻入新娘的轿式马车,投入了玛丽·路易斯的怀抱。皇帝过分的殷勤和关怀备至,使公主喜出望外。

拿破仑的一片痴情,使这位年青的妻子也觉得心满意足。新婚后每天上午,皇帝都在杜伊勒利官皇后的房间陪伴她,辅导她阅读,同她愉快地交谈。当皇后坐在钢琴前弹奏家乡的歌曲时,他总是洗耳恭听着……他简直判若两人,过去他吃饭时狼吞虎咽,十分钟结束“战斗”,而现在却细嚼慢咽,陪公主把饭吃完。他一向特别怕冷,好关住门窗,现在开着窗子也不觉得冷了。

为了取悦皇后,他开始学跳舞,并经常举行小型舞会,同皇后一起在舞会上笨拙地扭来扭去。皇后和他一块打弹子,都是皇后赢了他。为了教会皇后骑马,他不穿鞋子,只穿着,跟在她的马后面,奔跑在铺满木屑的驯马场上。玛丽·路易丝写信告诉她的父亲奥地利皇帝弗朗索瓦一世说:“不论在什么地方,我只要和他在一起,我都是幸福的。”有一天,路易丝对麦特涅公主得意地说:“大家都以为我怕皇帝,实际是他怕我。”

皇后怀孕了,拿破仑深信夫人一定会给他生个儿子。不料她出现难产的征兆,助产医生杜布瓦先生着慌了。此刻,拿破仑对医生说。

“杜布瓦先生,你不要着急,你要象给圣德尼斯大街的一个女店主接生一样,忘掉她是皇后。”

医生含糊不清地告诉他孕妇胎位不正,是脚先露出来。拿破仑吃惊地问:“医生,你觉得该怎么办?啊!上帝呀!有危险吗?”

“陛下,只能保住一个。”

“要母亲!”拿破仑毫不犹豫地说。

1811年3月20日,这个难产的孩子终于出世了。两条生命都得以保全,这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孩子一出世,拿破仑就封他为罗马王,意思是让他复辟夏勒马涅帝国,进而复辟罗马帝国。这说明这个伟大的理想一直萦绕在他的脑际里。当时,当聚集在杜伊勒利宫花园的人们知道王子出世后,顿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拿破仑兴奋地观看哨兵们高举起刀枪,就象庆祝大胜利的节目一样。他激动地垂下头,泪如泉涌。

欧洲反法联军的重新集结使拿破仑不得不重返前线。他在简陋的客栈里给妻子写信,除讲述他所取得的胜利外,他总是不忘嘱咐皇后,让她一定带着小罗马王去植物园看看大象。

1814年1月22日,他准备去指挥着名的法兰西之故,他在办公室里,仔细看地图,口授信件,忙得不可开交。这时,小罗马王依然在办公室里,低声唱着歌儿,拉着小木马,来来回回在他身旁转着。晚上他与皇后、小罗马王共进晚餐,接着便与他们告别。离别时,玛丽·路易丝不停地哭泣。为了安慰她,拿破仑久久地和她拥抱。

“别这么难过”,拿破仑安慰她说:“相信我,我是会胜利的。”说完他又亲切地把儿子抱在怀里,笑着对儿子说:“我们还要去打弗朗索瓦外公呢!”他又抚摩着妻子的头发说:“别哭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什么时候?”妻子问,“这是上帝的秘密!”拿破仑是在凌晨三点离开皇宫的。他与皇后离开没多久,那个离别时哭得泪人似的玛丽·路易丝,却很快地跑到她的情夫总管奈贝格将军的怀抱里,去另寻新的安慰了,到拿破仑死后不久,她很快便和情夫结了婚。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