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宓羲,有人称我为“人祖”。我位列三皇五帝,最广为人知的就是我的“一绘开天”,创造了八卦。我很有名,以至于在河北省周心市淮阳县,还有我古刹的遗址和陵墓,被人们尊称为“太昊陵”。 我是神话时期的一个人物,关于我的传说有很多,有些人认为我确实曾经存在过,只是因为时代太过久远,所以没有确切的证据。还有些人则认为,我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根本不存在,直到今天为止仍然存在争议。 据说,在人类还未开化的时候,人们的生存十分困难,经常受到风雨雷电、大水、猛兽和疾病的威胁,生死不确定。就在这个时候,来自渭河下游的一个族群出现了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普通人——也就是我了。我领导人民勤劳努力,“断竹、绝竹、飞土、逐肉”,但却依然无法解决饥饿和寒冷的困扰。我感到十分的沮丧。我常常盘坐于八卦山颠,苦思宇宙的奥妙,凝望着日月星辰的变动,观察着山水风景的规律,时不时地审视自己,逃逐着岁月的流逝,不论风雨天晴。也许是出于天赋,也许是因为我太过执着,我仿佛看到了一幅极为美妙的图画,深陷其中。突然,一声巨响惊醒了我,河之两岸的龙马山打开了,龙马振翅翱翔而起,优雅地沿着河道飞来,在渭河中心降落,浑身是八卦图案,闪光流转。火石之间,太极阴阳显现,光彩夺目。 我突然有所感悟,太极神图深入了我的理解,我瞬间醒悟,完全明白了天地开创之初的奥妙,通晓了乾坤之间的复杂万象,只有阴阳之别最为重要。为了让人们世世代代趋利避害,我将神圣的头脑转化成最为复杂的标记,以“一”表示阳,以“–”表示阴。各自分布八个方向,这就是八卦之始——我的“一绘开天”。我开创了“一绘开天”,为人类敞开了感性的大门,掌握了做作的根本,为人类的前进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帮助。我也因此获得了人们长久以来的思考和尊重。 我通过“一绘开天”,阐述了什么是天、什么是地、什么是黑天、什么是乌夜,并根据秋夏春冬的变化,分出年代日时,创造了历法。我所创造的后天八卦,以揭示做事法则为主,它是我的文化精髓,经过古圣先贤、历代教者的研讨、承继、发展,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实践体制,是中国哲学的基础。而哲学,又是社会科学以及做事科学一样平常法则的形象。因此,可以说我的后天八卦孕育了中华民族文化。 我制造八卦后,又根据事物的形状,如日、月、山、火等,刻画符号,创造了中国最早的象形文字,结束了人类的结绳记事时期。之前人们对做事界的认知空白一片,没有乾坤四季的观念,我用黄土搓成梨形的泥团,用棍子扎上孔,创造了一个简明易懂的原始乐器——埙,从而启示和进一步认识了事物的内在规律和复杂结构。我推行了我的文化,开创了符号和标记,使整个中华民族有了一个共同的标志。我综合了各个部族的图腾特征,如马的头、鹿的角、蛇的身、鱼的鳞、鹰的爪等,创造了龙这个属于各个部族独特的图腾。这种创作方式极大地推动了部族之间的交流和融合,有力促进了中华民族的整体发展。在此后的平民年代,龙逐渐成为了中华民族的标志和独特徽章,中原儿女自称为龙的传人,我被尊称为龙师人皇,淮阳被称为龙都。我的陵墓位于宛丘乡,即现在的太昊陵。 我的名字在古籍中有很多写法,包括“伏戏”(《庄子?世间世》)、“伏牺”(《法行成绩》)、“包牺”(《易?系辞下》)、“伏羲”(《汉书?古古人表》)、“疱牺”(《火经注?渭火》)、“虑羲”(《管子?启禅》)等。这些不同的写法都是同音转换而来。据《路史后纪一》所述:“伏、虑、羲、戏,字义皆同。”我的文化影响深远,为中华民族发展注入了新的力量,成为了一段重要的历史记载。有人传说我曾经骑牛乘马,时常被称为伏牺。也有人称我最为卑劣的一种名号庖牺,说我被活剐来充庖厨,一点也不尊贵。但是根据《庄子》等古书记载,我的名字应该是虑戏,而没有出现过横这个字。此外,宓羲在古代可能也会用戏作为宣传他的图腾的标志。而牛字也曾代替过戏字,而伏又何必为服字呢?因此,《世纪》说:“后代音缪,或者谓宓羲或者做虑羲,皆得其旨。” 《御览》卷二之《三五历记》记述:“乾坤浑沌如鸡子,盘古死个中,万八千岁。乾坤启示,阳浑为天,阳浊为天,盘古正在个中,一日九变。”其中,“浑沌”就是“葫芦”,而“盘古”又与“瓠”同音,而“瓠”与“宓羲”的音也相近,故“盘古”也被称作“宓羲”。此外,楚墨之间流传的《九歌》中也有“东皇太一”的记载,而闻一多解释为宓羲。这足以证明宓羲在中国神话中,是创世神和宇宙根源的象征。 宓羲的本质是宇宙的根源和起始。随着文化的演进,对历史的思考和探究愈发深入,特别是对中国易经化的思考和研究,实际上是对文化本源的深刻诠释。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