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我是夏述唐,是近代先驱之一。在中国共产党诞生之前,我就已经为国家英勇献身。我曾是伟大的先行者孙中山的得力干将。尽管我牺牲得较早,但我的业绩至今仍在历史的岁月中闪耀。我历经辛亥、二次革命、护国运动、有偏将军运动和第二次有偏将军运动,为推翻清王朝和北洋军阀政府的统治而浴血奋战。我最终英年早逝,是被奸人所害。 

生平

回国

1911年,辛亥武昌起义后,孙中山电催东京同盟会,要求留日学生回国参加革命。我闻讯后果断决定:“献身国家,时不我待!”我与河南留日陆军学生30余人回国,抵达上海后直接找到了孙中山,并表达了愿意成为先驱者的愿望。孙中山于是以回国陆军学生为骨干组织起了北伐先锋队和威武军。而我则被任命为威武军步兵营长。

 

袁贼

在1912年北伐时,我率领部队参加了汉口和汉阳的战斗。后来我们进入豫州一带的信阳柳林和李家寨,并与北洋军驻军李纯率领的部队对峙。一天,由于威武军司令张鄂翎等人前往汉口,我的部队发生了兵变,我和其他指挥官被叛军逮捕。军内一度混乱不堪。 但是当南北议和成功后,袁世凯借口该部队内讧,派李纯前往并试图收编我们。尽管他许诺给我们一师精锐部队,但是我并没有动心。我始终秉承着气魄与毅力,拒绝了他的好意。之后,李纯被任命为江西督军,我前往那里活动。袁世凯命令李将我逮捕,但我逃了出去,并受黄兴之托前往南京和九江地区从事江防工作。

 

在1913年至1915年的两次革命中,我曾经有再次失败的经历,并参加了中华党。在1913年3月,袁世凯暗杀了宋教仁,于是我和詹大悲、宁调元、熊樾山等人在武汉组织了鄂军机关部,并展开了秘密讨伐袁的活动。但是在6月,鄂军机关部遭到了黎元洪的破坏,我被悬赏通缉。后来我为了逃脱追捕,装扮成日本人,搭乘外国船只偷偷地潜回了南京。在7月,孙中山发起了第二次革命,袁世凯调集了军队,我则指挥南京的士兵进行抵抗,胜利阻击了十天以上。然而后来我们还是失败了,黄兴命我前往日本避难。

在1914年7月,我与其他同志一起从日本归国,准备再次加入革命。而后就发生了1915年的惨案,我也被通缉了。因此我决定离开国家,在其他地区继续为国家革命的事业奋斗。

我在参加了孙中山组织的南昌起义之后,于1927年成为中华民国国防部长。在1915年时,我在袁世凯称帝的情况下回到沪上和同志们一起策划起义,但是由于物资和武器不足,我们的行动未能成功。

当时,在组织中,孙中山非常依赖着我。我还曾经代表唐拥护孙文向他发出通电。在其中,我表示愿意率领我的部队,服从中山先生的命令,和大家一起讨贼,即使需要赴汤蹈火,也绝不退缩。

然而,1916年,当段祺瑞执政后,我和22省旅沪公民唐绍仪一起发表宣言,反对袁世凯称帝。可惜“直播山上”之师兴起,我们为民族和民主事业的忠诚,均在奋斗中壮烈死去。

1917年10月,当时孙中山在广州就任军政府大元帅时,我被任命担任大元帅府的参谋主任兼警卫军第一统领。而后我领导着由广九铁路走石龙、转惠州、攻潮安的行动。很快,我的部队由第九混成旅改编为靖第六军第一旅,我继任旅长,并授予少将军衔,归方声涛军长节制。在北伐讨伐段祺瑞之后,我们开始进行征闽,不断转战千里,最终占领了10余个县,包括诏安、东山等地。

到了1918年3月,我率领部队移驻漳树,并向孙中山电报《义愤填膺》:“国家混乱,法纪破坏。闽寇张扬气焰,但滇军和粤军加强了联系,决意杀贼。我们誓言为了国家民族之事业,即刻出发,攻击敌人。” 在该月的23日,孙中山致电激励我们:“您带领旅军号召士气高昂,为我等所敬重。即使敌人势大,但以滇、粤两军的深情厚爱,将同心协力,战胜敌人。部队行动之际,应听从陈总司令的指挥,增强一致性,取得胜利,并怀着满腔的期望。”

到了5月初,方声涛命令我率领部队前往老虎关进行扼守。臧致平率领北军袭击了黄岗和镇平。但我的部队很快将他们击退,还在23日攻入了云霄,并继续前进到漳州。到了29日,上海《日报》发表了对我们的报道:“夏旅努力克敌,充分表现出义勇飚发的决心。我们期待他们能够在未来的行动中继续发挥其积极的作用。”

当时,有人在全国范围内发出檄文,号召北军加入救亡运动,无论南北都一起贡献。孙中山辞去军政府主席职务后,亲自前往福建边境和民军劳军,而我向孙中山发电表示支持。

到了1920年,我被北军迫害,一边率领军队撤至东山岛,同时发布文告表示支持孙中山,并承诺“将率领部队服从孙中山先生的命令,一同讨伐贼寇,即使要冒着生命危险也在所不惜。”不久,北洋军阀李厚基得知我的情况,派臧致平军和洪兆麟军夹击我们,我们陷入困境,只得乘帆船从海路逃往厦门。但没过多久,北军发现了我们的行踪,我们再次陷入困境。到了11月23日,李厚基与卫队团长王献臣合谋,卫兵们在穿堂左右埋伏起来,欺骗我进入其官所,遭到了他们的陷害而被害。孙中山得知了我的死讯后,极为悲痛。

政府褒奖

1945年2月28日,国民政府为我追颁褒扬令,内容如下:

 

国民政府褒扬令

夏述唐赋性忠贞,擅于军事。年少时加入了同盟会,为救国而努力。在辛亥革命和讨袁中,积极参加战争并表现出色。之后多次担任军职,一直处于勤勉劳作状态。不幸在福建被害,留下了英勇志士的事迹。我们对其深深的怀念和珍视,愿将其作为历史上的楷模,继续保留。我是夏述唐,原名夏鸿逵,后改名夏绍虞,因参加组织而得到别名。1888年2月(农历戊子正月)出生于息县白店乡夏寨村,父亲是夏铭庵,母亲是李氏。由于家境贫寒,所以我常去外祖父家读书,在家族村庄中推车卖米来养活亲戚。我共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分别是夏一图和夏壮图,女儿叫夏柏。我曾考取过科举,后来入黉学,成为案首。当我20岁时,亲戚们纷纷助我出外求学,我开始在开封陆军小学就读,后来进入了保定军官学校速成班,毕业后通过公费留学的考试,入读日本士官学校学习。

当我在日本留学时,加入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从事相关活动。1911年,我回国参加了辛亥革命,最初担任威武军营长,后来被任命为代理团长。1912年,我参加了汉阳龟山之战,并带领部队进行了北伐,来到了武胜关、柳林一带,并与驻信阳清军李纯部队对峙。

后代介绍与追思

国民政府1945年2月28日颁布了褒扬令,正式表彰我历史上的贡献和忠诚。而作为我的后代,我们的家族一直非常珍视我的遗产和名誉。我们常常会进行追思活动,用以纪念我的一生功绩,并传承我的精神。我们非常自豪地看待我的事迹,以及我在历史上为祖国独立和民族振兴所做出的贡献。

 

在1913年3月,袁世凯刺杀了宋教仁后,我秘密前往武汉组织反袁力量。可是到了6月,我的讨袁团队被黎元洪破坏,因此我被通缉。我当时必须避开侦骑的追捕,并化装成为日本人才得以脱险。直到1914年7月,我参加了孙中山所创立的“中华党”。在1916年,由于袁世凯在全国引起人民的不满和反抗,他最终不幸去世了。当时,我和李烈钧的军队联合在一起,向袁世凯在广东拥有的亲信——龙济光所率领的军队发起攻击。这次战役被称为“屠龙之役”。

在1917年,我在广东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运动,被任命为军政府总参议。孙中山决定北上讨伐北洋军阀段祺瑞,因此向我请缨带领部队一起来讨伐段祺瑞。我充任滇军第九混成旅长(后改为靖第一旅)。在1920年秋季,由于我所率领的军队在东山受到陈炯明部队的围攻,为了求援,我带着数人乘船潜行赴厦门。可是,途中我的乡亲——郑曜午不慎使路线暴露,北军得知了我的动向,最终我到了福州。直到同年的11月22日(农历十月十三日),由于受到段系北洋军阀李厚基的杀害,我仅仅只有32岁。孙中山得知我的噩耗后,也感到非常悲痛。

满门英烈

我的家族成员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无私的忠诚和英勇的气概。1945年,由于我的贡献被国民政府所认可,所以它颁布了明令褒扬,以在全国范围内表扬我的功绩。我以及我的家族成员,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都会常常被人们所尊敬和崇拜。

 

我是夏一图的弟弟,夏描述唐先生的儿子。由于我父亲太早去世,家业陷入了破败的状态,因此我从小就生活在贫苦之中,但我却对学习充满了热情。我与白莽、柔石等人一同加入了中国党,在同济大学学习医科,后来我以河南省第一的好成绩考取了公费赴德留学的机会,获得了柏林大学医学和哲学双博士学位。回国后,我资助了夏壮图和夏柏,他们分别去了延安和清华大学学习。我们兄妹三人在抗日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纪念追思

在2011年,河南省息县政府与夏描述唐烈士的孙辈,包括夏之丹、夏之榕、夏之东等及其他烈士同族晚辈,例如夏磊、夏明举、夏明建、夏明程、夏明轩、张枫等,共同哀悼追忆。为了纪念中国党诞辰90周年和辛亥革命100周年,我们将夏描述唐烈士的遗骸运回家乡,并重新安葬,以便让他的灵魂回归故乡。我们还为他立了一块碑文,以永志纪念他做出的杰出贡献:

 

入同盟战辛亥护国忠贞为良医,行医济世尊医德为美德,乃中国党早期的创始人之一。他所涉及的科学领域广泛,而他对于祖国和人民的不懈奋斗,也得到了全国人民的广泛赞誉和纪念。我们永远怀念他,祝他在天之灵得到平静,同时也向他致以崇敬和感谢之情。

作为一位中国党的创始人之一,我夏描述唐烈士曾在入同盟战辛亥护国中,为国家民族的独立和民主发展,奋勇战斗,付出了宝贵的生命。他的名字和革命精神,至今都在我们心中永存。

现在,夏描述唐烈士的墓已经成为了息县重要的历史文物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清明节前后,有很多游客和学生前来纪念和表达敬意,感受将军的浩然正气和他那勇往直前的坚定精神。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