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年夜唐元帅,和其他诸将一路走出了营门,来到了阵前。我看着旗帜飘扬,杀气冲天,却不知这个阵法叫什么名字。就在我注目注视的时候,阵中一个人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他舞着单鞭,杀出了阵来,大声喊道:“薛仁贵!我听说您已经跨海征东,名扬天下。如果您能够破掉我的阵法,我可以劝国王归顺唐朝。但如果您不能破我这个阵法,您将会全军覆没。”

听了这话,我的内心十分激动,我感到三魄神曲都要出来了,七窍里冒着烟。我大喜之余,问道:“谁愿意上来跟这个妖人交手?”我的儿子薛丁山马上喊道:“我愿意去挑战!”我劝告他要小心,他回答说:“我会小心的!”他马上跑到阵前,开始与那个人厮杀。没过多久,那个人就进了阵里,而我儿子也跟着他一起进去了。我见此情形,担心薛丁山有危险,命令秦窦两位将军前去助战。他们两个二话没说,立即进入了阵法里面。我和其他的三位将军围住那个神秘人物开始激烈地厮杀。在战斗的过程中,他突然抽出葫芦,倒出了一大桶水。瞬间,火势高达数丈,将整个军队淹没在了火海中。

秦窦两位将军看到形势不妙,急忙土遁离开,向元帅报告。妇女、蜜斯、窦仙童、陈金定等人都大声哭泣,觉得这次军队的损失太大了。

薛弓足突然提出:“如果樊氏嫂嫂在这里,我们也许就能挽救这一切。”听到这话,元帅犹豫了一下,终于抬起头,决定让老柱国出面再去请樊氏嫂嫂来帮忙。

程咬金对此表示担忧:“上一次我们破了炎火阵时,我去请过他,可他并不想参与。虽然我向他保证了他的妻儿以及开,但他仍然不愿前来。他当时的语气十分愤慨,我怕这一次他还是不会来。”

元帅回答道:“情况正在危急之际,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老柱国了,请你一定得去把他请来。”程咬金听到这话,握紧了拳头,表示愿意再次前往请樊氏嫂嫂。他说:“我并不害怕辛苦,只是怕劳苦功高。但既然元帅交托,那我一定会尽力而为,再走一遭。”

于是我告别了元帅,骑上了马,不断加强着鞭打,朝着樊氏嫂嫂的方向走去。我到了冷江闭,看了看青龙闭,我的心中想着:“上次请樊蜜斯,他肯定不愿前来帮忙。我该怎么办呢?或者我应该诱骗他,告诉他薛世子已经有了改变心意,要请他前来做亲。”

我想,如果他听说了这个消息,或许会愿意前来。所以我进行了计算,走到了闭门前,来到了辕门处,对门军说:“请你通传一下,告诉程翻戏岁我想见他。”门军认出了我是程咬金,连忙问道:“翻戏岁,薛元帅的军队到哪里了?”

我回答道:“年夜军已经到了墨雀闭,薛世子已经改变了心意,愿意娶你的蜜斯为妻。我前来专门通知你,请你速速前往。”门军听了我的话,感到高兴和悲伤交织,急忙报告给了蜜斯。

蜜斯听了,感叹道:“昨夜,一盏灯的光芒中闪现出忧虑的信息,古晨,一只喜鹊飞到我们家门口,着实让我想到了你,夫君,你终于回心转意了。当然,这也是千岁她想要亲自去请你的缘故。”

然后,蜜斯说:“那个无情无义、贪心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改变主意呢?上次我们宿将军再去请他时,还遇到了年夜军的阻拦,但他还是不愿前来帮忙,更让人失望的是,他派了另一位宿将军来找我,说要请我去帮忙破阵。”

蜜斯说:“本来不需要管他是否愿意做亲的,让他过来谈也不错。我要求他出来和我见面,听我说出实情,然后再做决定。”

金来到了蜜斯的家中,经过一番礼节后,我和蜜斯分别坐定。她问我:“请问你此来何事?”

我说:“妇人,我前来报喜。薛世子决定愿意娶你为妻,再次重燃爱情的火花,并奉元帅之命,请求你前往完婚。”

蜜斯听了我的话,回头看了看妈妈,说:“妈妈,您之前说得没有错,易得贤郎的心意转变了,应该赶快筹备,和程翻戏岁一起前往吉祥。”

这时,我突然大声喊道:“妇人,我要告诉你一个重要的消息。薛丁山,你的一位好朋友,曾经尝试让薛世子改变主意,但他完全没有成功。如果你真的不相信我,我可以走了。但是,如果你错失了这次机会,将来你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我反复强调了这个消息,可是蜜斯仍然不相信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于是我只能开玩笑地说:“蜜斯,你不会怀疑我吧?如果这次没有成婚,我就再也不会来找你了。”

我用尽了所有的方法和情感动员,但蜜斯仍然没有改变主意。最终,我只好离开了她的家,离开了这个悲伤的故事。听到蜜斯还在犹豫不决,我问道:“如果蜜斯不肯前往,该怎么办呢,您认为呢?”妇人听到我的话,觉得老程的话很有道理,就说:“我们应该先看看翻戏岁的情况,如果他真的情有可原,那我们就不打算请您了。您快点回去吧,万事平安。”

蜜斯听到母亲的话,心里很不愿意前往,但是又担心母亲的忧虑,只好答应了。她说:“我本来不想去翻戏岁的,但是又被恳求了很多次,只好去了。如果我还能够回来,一定会回来看您的。您先回去吧,我等人会随后前去。”

我听了这个消息,认为可能是一个圈套,于是请求程咬金动员军队立刻前往。蜜斯听到我的话,生气地说:“那真是太做作了。”程咬金听到蜜斯的肯定,便离开了屋子。蜜斯和母亲送他到门外。

与此同时,樊梨花也换上了戎装,带着女兵,毅然踏上了征程。她离开了母亲,勇敢地骑上了金马,紧随在后面。在路上,她突然看到了一群鸿雁飞过,于是对着天空许下了心愿:“如果我的旅程注定要失败,第一只鸟就是我的命中注定。”她拉开了弓箭,一箭正中第一只鸟。这个壮举被双方女兵看到后,都纷纷竖起了拇指,为樊梨花欢呼。她将鸟收入怀中,继续前行。了小将。蜜斯和樊梨花趁机逃离了现场,向着墨雀关前进。

我的心里暗暗窃喜,认为这是转机。蜜斯也开心地说:“终于可以与夫君团聚了,希望能够一起分享痴心的甜蜜。”她计算了一下路程,说:“如果走大路,需要二十天,但是有一个小路可以走,只需要十几天就到墨雀关了,我们应该选择这条路。”

然而,士兵提醒说,这条路经过了玉翠山八角殿,那里有一群没入王化的蛮族,难以应对。如果要绕路,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但是,蜜斯仍然坚持要走小路。士兵知道这是蜜斯的决定,便只能陪同她们行进。

在路上,他们遇到了一支突然出现的强盗团伙,其中一个小将尾随在后。他们要求蜜斯和樊梨花给出购路钱,否则就要拦截他们。樊梨花迅速出手,与小将决斗,最终胜利。这使得蜜斯非常高兴,她觉得这是一个好预兆,给了她与夫君团聚的信心。他们继续前进,向着墨雀关进发。

孙,我姓薛,名举,是唐代薛仁贵的后代。我带着手下来到这里是为了征战,把这里的任何异己都消灭掉,让这个地方归于唐朝管辖。但是我们在打仗的时候,遇到了阻碍,败了回来。谢谢你们放了我们的绑,我真的很感激妳的好心,拜你为母。

听完小将的讲述,我和樊梨花都被震惊了,没想到竟然是唐代薛仁贵的后人。樊梨花解释说,自己的兄弟们曾经为了寻找更好的前途并且帮助薛仁贵征战西域,没想到反而落得一命。而他们为了世子和立场,把我和樊梨花当作了棋子和谋利工具。但是,我们逃离了他们的魔掌,现在我们已经重新获得了自由。

人?”元帅妇妻听到这个声音,迅速走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了我,说:“是我儿啊,我刘可哥的孩子,真的太好了,你终于来了!”

她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我知道自己父亲的背景,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会被她这样迎接。她告诉我,现在她正在带领士兵讨伐西戎,在取得一场胜利后,她要嫁给西戎将领刘必年的女儿。然后,她回到玉翠山的家中,一直在那里寓居,现在家名叫做刘家庄。

樊梨花告诉她自己的背景和来历,然后她很高兴地同意和我一起出发。在我要出发的时候,应龙建议我先作为前锋出发。我的母亲告诉我,已经为我备下了三杯酒和宴席,可以先喝三杯酒才离开。

当她喝完三杯酒离开时,她给我的士兵们下达了指示,请求他们减少奖励,准备好拔寨。我们往前走,第一天就到了唐营。探子告诉他们,元帅的妻子非常高兴,因为程千岁还没有回来,但是我已经先到了。她确定了我的身份后,快速前来欢迎。我兴奋地上了马,喊道:“姐姐,你是谁啊?”元帅妇妻听到我的声音,喜极而泣,伸手欢迎我回家。当我到达唐营时,探子告诉我元帅的妻子非常高兴。弓足姑嫂三人看到我,他们就问:“姐姐,你是谁啊?”我告诉他们我是刘可哥的孩子,就是他们的侄女。弓足告诉我不要胡说八道,我强调说这是真的。

然后,弓足挽起另外两个人的手,命令:“应龙小将,你和我出去,参见祖女和婆婆。”应龙听到命令,立即跟上。我们一起去见他们。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