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炮扬名赖心辉(1886~1942年),字德祥,清代光绪10年(1884)生于四川省三台县鲁班乡,父亲是小商人,幼年在家乡读私塾,后在他岳父引荐,在曾伯和(曾秉中,曾德治,字伯和,今中江石笋乡人,云南候补道台,槐轩学派再传,从学李思栋(字松山))门下学习。曾伯和见他大可培养,1907年出任云南省老鸦滩百货厘金局长的时候,带他随同前往。到云南后,读书更为勤奋,1909年被曾伯和保送入云南讲武堂学习。1911年毕业后分配到陆军十九镇见习。结识了任管带的同乡刘存厚。并参与了十九镇下级军官的秘密结社活动,参加了同盟会,武昌起义后,10月30日,以蔡锷、李根源为正副司令的 云南军在昆明发动重九起义,赖在唐继尧、刘存厚领导下参加了攻打云南总督署的战斗。

11月1日云南军政府成立,蔡锷派刘存厚、韩建铎率两个梯团入川支援四川起义军,赖心辉随刘存厚入川,1912年,刘存厚在四川招募新兵成立四川陆军第四镇,赖在第四镇任炮兵标统,4月,四川陆军改镇为师,刘存厚任第二师师长,他在第二师炮兵第二团任炮兵营长。1916年1月在四川省纳溪县起义反袁世凯,参加护国战争,因功升任炮兵第二团团长。

护国战争结束后,入川护国滇军总司令罗佩金和黔军总司令戴戡分别就任四川督军和省长,因而与以刘存厚为首的地方势力发生冲突。遂发展为刘罗成都巷战,不久罗佩金败走,又发生刘戴成都巷战,1917年7月,黔军退守皇城,刘存厚屡攻不下。赖心辉指挥40多门大炮,从四城门上向皇城内的黔军轰击,他亲自上炮,精心测量,第一发炮弹就击中皇城大门,第二发就命中弹药库,爆炸之声震动数十里,守城黔军大为慌乱,戴戡弹尽粮绝,撤离成都。赖心辉从此被人呼为“赖大炮”。当时成都有人戏作《竹枝词》一首:锦城大炮响声声,只落民家不落营。此炮只应城外放,城中能得几回听。

自立门户

赖心辉在这场混战中立了大功,刘存厚补充了他一批汉阳造和大炮。1917年11月21日被北洋政府授予三等文虎章,1918年1月授陆军少将衔。不久又被刘存厚委任为川北边防军总司令,赖乘机扩大部队,占据了绵阳、梓潼、罗江和北川等县作为防地。

滇黔军战败后,唐继尧发动四川靖国战争,川军第5师师长熊克武也接受了唐继尧的委任的四川靖司令一职, 共同打击北洋政府任命的四川督军刘存厚。赖心辉也于4月20日推守绵阳。5月3日,熊克武部将吕超向赖部发起进攻,赖丢掉绵阳,退往陕南和刘存厚会合,驻防汉中,7月5日,北洋政府任命刘为国防军21师师长,赖为42旅旅长。12月上旬,吕超部穷追不舍,将汉中四面包围,刘存厚弹尽粮绝,欲弃城出走,恰逢赖心辉从陕西督军陈树藩处借来大批枪械,粮饷,并率部及时赶回,才得以打退吕超。

1920年初,唐继尧见熊克武不能成为他控制四川的得力工具,遂令驻川滇黔军向熊部发起进攻,熊不支后退往川北。不久,熊以驱逐客军相号召,联合刘湘及刘存厚发动,10月,将滇黔军全部驱逐出川,为奖励赖心辉旅抢先进占成都的功劳,熊克武划出什邡、金堂、广汉、德阳四县作为赖心辉的防区。什邡县有著名土匪头子张庭升,赖先派人去招抚,张不从,赖率部围剿,消灭了张的土匪武装。后来,熊克武和刘存厚矛盾爆发,展开大战,他看到熊克武一方势力大,就脱离了刘存厚属下,从此成了一个独立的势力。

刘赖同盟

1922年7月,四川爆发了以熊克武,但懋辛为一方,刘湘、杨森为另一方的一、二军之战,赖心辉占在熊克武一方,任副总指挥, 率部向第二军进攻,8月上旬第二军溃败。这时赖心辉野心不小,想染指四川省长一职,但他也知道自己资望太浅,就推第三军军长刘成勋为省长兼总司令,刘成勋上台后,为答谢他的支持,任命他为四川边防军总司令,驻防富饶的泸州一带。两人还结为儿女亲家。

在这次战后的分赃会议上,由于矛盾重重,又爆发了邓锡侯、陈国栋、田颂尧和熊克武、刘成勋、赖心辉之间的战争,1923年2月13日,刘成勋任命赖心辉为前敌总指挥,又电请川东边防督办但懋辛出兵相助,两军混战到20日,邓、陈两师已经打到川西平原,开始围攻成都,刘成勋困守城内,正在恐慌之际,21日赖心辉到了简阳,24日前哨部队抵达成都,开始夹击邓、陈两部,解了成都之围。他乘胜北上,将邓锡侯等部围困在川北,不料邓锡侯突出奇兵,绕开他奇袭成都,3月30日刘成勋通电辞职,他也退兵内江,资中、隆昌一线。

这时,闻听四川内战,杨森在吴佩孚支持下重新杀回四川,重占重庆。5月,熊克武和刘成勋、赖心辉联合,再次收复成都,赖部又是第一个进入城中的部队。6月,孙中山以大元帅府的命令任命熊克武为四川讨贼军司令,刘成勋为川军总司令,赖心辉为讨贼军前敌总指挥。这时,他所辖6个旅1个炮兵团,势力达1万余人。赖令其部从泸州、乐山、宜宾攻重庆侧背,自率部队主攻资中,内江一线。攻占内江后,6月14下达总攻令,双方激战一天,赖部伤亡惨重,连预备队都用尽,晚上赖心辉召开军事会议,众人议论纷纷,莫衷一是,赖心辉指出,敌人同样也是伤亡惨重,敌军也可能后撤,结果,在第二天他后撤的同时,对方也撤退了。他立即下令终止撤军,一直追击到重庆城下,10月16日,赖心辉在滇军胡若愚部支援下,突破佛图关,打下重庆。由于熊克武顾虑赖心辉战功太大,将来不好驾驭,不肯保举他为四川省长,又用但懋辛代替赖心辉为前敌总指挥,造成临阵换帅的兵家大忌,加之川滇军互相猜忌,竟然一个多月没有追击退到万县的敌军。等到袁祖铭、杨森的时候,讨贼军毫无斗志,一哄而散。赖心辉一路败退到内江,资中,眼开大势已去,便和刘成勋一起宣布中立,退出了战场。导致熊克武军最终瓦解。

空头省长

1924年2月,赖心辉通电拥护北京政府,被任命为四川陆军第一师师长兼四川边防军司令,9月10日被授予正威将军。1925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吴佩孚下台,段祺瑞为执政,2月7日赖心辉被委任为四川省长,接替邓锡侯。是年初杨森发动统一之战,首先攻打赖心辉,他沿沱江布防,压力甚大,赖部支持不住,各军阀又作壁上观。赖日夜盼援不至,愤极,发出一电致刘湘等,其文曰:“衮衮诸公,盘盘大才。你们不来,使我上吊。时机一到,一起下台。”当时杨森的前敌总指挥黄毓成是他在云南讲武堂的老师,他的部下也有很多是黄的学生,终于因一个团长倒戈而阵线瓦解。7月,刘湘、袁祖铭、邓锡侯发动,他也乘势收回失地。

1926年北伐开始后,赖心辉伙同刘湘等人联名于8月13日通电讨伐吴佩孚,大骂赏他省长当的吴佩孚“窃据京汉”、“环法乱纪”、“涂害地方,行同匪盗”。因为这一绝通电,9月份蒋介石赏了他一个国民军22军军长的实职。领上将衔。在南北两方都捞到便宜的赖心辉这时还在心存观望。直至12月17日,北伐节节胜利之时,他才在重庆通电就职,但发给蒋介石的电文,却倒填日月为“11月26日”,地点为“泸州军次”。

当时的四川军阀虽然全都换了招牌,成了“国民军”,但却照样抢权、抢钱、抢地盘,1926年冬,刘伯承发动泸顺起义,他丢了三个旅的武装,大伤元气。1927年冬,他的亲家刘成勋和他先后遭到刘文辉的突然袭击,丢失防地。他的“省长公署”的牌子却只能挂在江津,号令不出县城。1929年杨森、罗泽洲结盟进攻刘湘,拉他一起组成八部同盟发起下川东之战,他出兵攻击刘湘的后辈,岂料刘文辉再次出兵袭击,这次他连内江、江津等防地和四川省主席的位置一起输给了刘文辉。

贫病而亡

他退兵到合江、赤水之间后,他向早年受过他恩惠的贵州省主席周西成商量,他驻防遵义,由周协助他打回四川。但5月,周西成在滇黔混战中阵亡,他无法再去贵州,只好退守秀山县城,为了重建武力,他大肆招收彭水、秀山、酉阳一带的土匪,号称拥有6师之众。

不料,刘湘派王陵基以剿匪之名,再次向他发动进攻,他饷、弹两缺,招来的土匪又是乌合之众,一触即溃。再退到贵州边境,向南京国民政府求助。蒋介石回电要他到汉口集中,但又遭王陵基截击,不得已折回贵州,经过龙里、贵定,八面大山到湖南,其部被改编新编第11师,本人降任师长。1930年,赖心辉率部转移到江西等剿共,但在江西永丰又被陈诚武装收编,老弱遣散回川,赖部彻底瓦解。 赖光杆一人跑到汉口,途中又被刘湘软禁于宜昌。获释后直飞南京找蒋介石,经国民政府参军长吕超保荐,赏了国民政府上将参军的冷板凳,每月领800元的干薪,去上海法租界当了寓公,靠抽鸦片烟打发日子,入不敷出,久之借贷无门,家具当卖俱尽。直到1933年才落魄返回成都定居。抗战中贫病交加,1942年4月病逝于成都庙前街寓所。死时身上仅有一元法币,不足当一饭之餐 。

死前曾自撰挽联一副:百战徒劳,愧对乡国。一事无成,负罪人民。以此概括他一生的所为和临终的感慨。此联对仗虽欠工整,内容倒很符合他几十年的军阀生涯。综观赖心辉一生,虽然能征惯战,但总是为人火中取栗。今天帮四川打云南,明天又帮成都打重庆;忽儿投靠吴佩孚,忽儿投靠蒋介石,到头来无兵无权无地无盘,成了真正的光杆司令。死后葬于成都光华村,到新中国成立之时,那里已经荒草没膝了。

泸顺起义

15年

15年(1926年)7月,值国共合作领导的国民军在广州誓师北伐,重庆地委根据中央指示,以莲花池省党部(左派)名义在重庆召开军事会议,密定伺机举行泸顺起义,即组织顺庆(今南充市)、泸州及合川部分的川军起义,配合北伐战争。11月中旬,重庆地委军事委员会成立,地委、莲花池省党部负责人杨闇公兼,刘伯承、朱德为委员。军委会决定:泸顺起义于12月5日举行,顺庆、合川首先发动,泸州随即响应,并以刘伯承为国民军四川各路总指挥,黄慕颜为副总指挥兼第1路司令,秦汉三、杜伯乾、陈兰亭、袁品文分任第2、3、4、5路司令;起义后,泸、合军队开赴顺庆,集中整编,再挥师入豫,配合北伐军主力会歼北洋军。为作好起义准备,夏秋之际先后派童庸生、邓作楷、陈毅等分两批到泸作调查、策反工作。军委会利用四川省长、四川边防军总司令赖心辉部驻泸第2、4、10三个混成旅之间的矛盾,决定以倾向进步的袁品文第4旅为基本队伍,联合陈兰亭第10旅,消灭赖心辉心腹李章甫第2旅。11月下旬,赖心辉知悉袁、陈与李不睦,袁思想左倾,陈素忌李,令袁移防江津,以图分而取之。袁即与陈密定于12月1日提前起义。当日驻蓝田坝的袁品文以邀请军政长官参加其军士训练学校毕业典礼为名,将李诱捕。16时许,袁、陈两部宣布起义,所部连夜分头号占领全城,李部各团被击溃缴械,其第2团团长张陶斋毙命,旅参谋长黎剑侯逃走。12月2日,袁、陈通电全国,宣布就任国民军川军第4路、第5路司令,成立联合办事处。各地陆续发来贺电,一些川军将领通电脱离北洋军阀。7日上午,泸城各机关团体120多个单位及各界人士6万多人,在小较场集会庆祝起义胜利。 12月3日,顺庆随即起义,军委会急派刘伯承赶赴顺庆指挥,陈毅赶往泸州督促起义军北上会师。但陈兰亭贪恋泸州巨额盐税,不愿离开,袁部团长皮光泽亦不愿北上,经陈毅及川军元老陈达三等先后督促俱无效。顺庆起义军因遭军阀重兵围攻,不幸失败,余部撤往川东。

16年

16年1月中旬,军委会在万县开会,决定刘伯承赴泸指挥起义军。刘星夜抵泸,于24日发出总指挥部布告,随即着手整顿军政、民政;设立国民军川军各路总指挥部,总揽军、政、财、文大权;整编队伍,增设第6路,升皮光泽为司令;并在各路设部,团设指导员,营、连设党代表,实行官兵平等,废除体罚;在部队中进行反帝、反封建军阀教育;加强军训,整肃军纪;开办泸、纳军团联合军事学校,培训骨干;整顿地方财政,废除苛捐杂税,惩办污吏,发展农商;组织学生深入街道乡村广泛宣传国民,争取、团结各界人民支持起义军。刘还亲自到各团和学校演讲,宣传十月和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

16年2月,国民军总司令、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暗地策动四川军阀,密令二十一军军长刘湘消灭川境之()力量。3月31日,刘湘在重庆制造三·三一惨案,杀害杨闇公等中员和进步人士400多人,重庆地委和莲花池省党部遭到彻底破坏。4月5日,刘湘组织川黔联军,令赖心辉为总指挥,率部围攻泸州。7日,起义军总指挥部发布戒严令,着手反围攻准备。9日,刘果断决定将驻纳溪、小市、蓝田部队撤入泸州城内,集中兵力守城,以陈部守东南面,袁部守西北面,皮部守陆路要隘龙透关;在长、沱江临城一岸水中置浮木、暗桩、鱼网,岸上挖陷阱,内插竹签;在忠山设炮兵阵地,四周城墙上置机枪、迫击炮;夜间以电影放机改装的探照灯不时照射江面。刘精心部署,严密设防。12日蒋介石在上海制造四·一二反事变,公开叛变。13日起义军指挥部在澄溪口河坎召开万会声讨蒋介石和刘湘的反罪行,动员军民反击军阀围攻,通电全国,表示起义军官兵士卒,万众一心,城存则存,城亡则亡,正义所趋,毫无反顾的战斗决定。此时,联军16个团约4万人诈称10万,四面包围泸州。赖心辉(二十二军军长)的两个旅布阵于小市、关门坎、连云洞;刘湘的李雅才师进驻立石,鲜英师进驻胡市;黔军周西成(二十五军军长)的毛光翔师和泸县肖镇南民团数千人驻沙湾一带。初由于武汉国民政府和的谴责,刘文辉二十四军按兵不动,刘湘部担心杨森二十军袭重庆,联军未敢攻城。4月下旬,刘湘与杨森、刘文辉、赖心辉等联名通电拥蒋,刘文辉且调派冷寅东3个旅驻况场至龙透关间,刘湘遂调整兵力,下令攻城。赖心辉指挥联军多次从水路进攻均被击退,乃组织敢死队从陆路轮番攻击。刘伯承亲临龙透关指挥,将赖军击退。时泸县特支组织川师、泸中等校师生救护和慰问伤员,群众为守关将士送水、送饭,赠送书有军队、伟大力量、以一当十,其气自壮的布伞,鼓励官兵奋勇杀敌。4月30日晚,风雨交加,联军由水路发起全线进攻,炮兵向城内猛烈轰击,步兵从小关门、馆驿嘴、碗厂、小市等处渡江攻城。起义军顽强抵抗。激战至晨,联军惨败,船筏多被毁伤,士兵被俘70余人,死伤甚众,士气大挫。5月初,武汉国民政府在吴玉章力争下正式宣布泸州、顺庆起义军为国民军暂编第十五军,任命刘伯承为军长、黄慕颜为副军长。川军将领李家钰、黄隐、陈鼎等致电武汉国民政府,谴责军阀重兵围攻泸州武装同志,企图消灭吾川之势力 。赖心辉进退失据,求救于刘湘,刘乘机迫其交指挥权。5月4日,蒋介石任命刘湘为国民军第5路总指挥,继又任命杨森为前敌总指挥。12日刘湘通电讨伐起义军,增派王陵基、张华封等师旅赶赴泸州,周西成亦增派黔军1个旅至泸。在三·三一惨案中肆虐逞凶的(江)津、巴(县)民团亦鼓噪而至,欲图大规模围攻。但因慑于起义军军威,刘、赖、周又各怀异心,因而迟迟未行攻击。但起义军长期被围困,几至弹尽粮绝,官兵、市民食不果腹,陈兰亭、皮光泽悲观动摇。陈并暗中勾结联军,阴谋劫持刘伯承交联军邀赏,因遭袁品文等反对未遂。泸县特支和袁品文等力主刘伯承撤走,刘遂于5月12日拂晓偕韩伯诚、周国淦秘密离泸,辗转赴武汉。17日,陈兰亭、袁品文、皮光泽宣布接受刘湘改编,复因疑惧刘湘,于5月23日夜率部撤离泸城,乘船经合江入黔,后被周西成、杨森分别收编。

作者 admin